<noframes id="3z339"><form id="3z339"><th id="3z339"></th></form>

      <noframes id="3z339">
      <form id="3z339"><th id="3z339"><th id="3z339"></th></th></form>

      <address id="3z339"></address>

      <noframes id="3z339"><address id="3z339"></address>

      當前位置: 首頁 > 新聞中心 > 社會新聞
      水利人,日夜用腳步“安檢”江堤
      來源:海門日報 發布時間:2020-07-18 字體:[ ]

      濱江臨海的海門,擁有58公里長江岸線和25公里黃海岸線。如今正值汛期,加上今年超長梅雨期,雨量大,防汛形勢嚴峻。

      7月12日,江蘇省防指將長江防汛應急響應提升至Ⅱ級,我市防指密切關注全市河道水位變化,指導各地采取有效措施,做好防汛各項工作。

      有這樣一群海門人默默堅守,用責任和擔當筑起長江防線,守護著全市人民的生命財產安全。

      不像路的路,一走18年

      記者見到陸榮時,他正準備下堤岸巡邏。作為一名在堤防所工作了18年的水利人,從一個稚嫩的少年,到如今的所長,巡江依然是他每天的日常。

      “現在是汛期,因此巡堤的頻率會更高一點,還是想來看看。不來現場看,心里不踏實。”說著,陸榮一腳就踏進了泥地里,往江邊走去。前一夜下了一晚上的雨,土地顯得更加泥濘濕滑,他每一步都走得格外艱難。

      在陸榮的帶領下,記者等一行人穿過層層蘆葦蕩,來到長江邊。以前雖也曾來到長江邊遙望,但這一次卻實實在在與它來了個零距離接觸。沿著長江邊往東走,江水時不時淹過腳踝,大家生怕一腳踩空。

      “這里面有很多暗洞,都是自然形成的,走的時候要注意安全。”陸榮一邊走一邊提醒我們。這條看起來不像是路的路,陸榮走起來格外輕松。殊不知,就是在這條不像路的路上,陸榮走了整整18年,往后還會繼續走下去。

      話語間,陸榮伸出一只腳試探了旁邊的泥土,慢慢踩進泥地后拔了出來,觀察著情況。

      “如果有水持續冒上來,那就要注意了,可能存在管涌險情,需要立即上報。”還好這樣的情況并沒有發生,我們繼續往東走著,盡管有著豐富巡防經驗,但陸榮格外仔細,不漏過任何一個可能存在問題的地方。

      “剛來的時候,是老隊員帶著我,現在我自己成了老隊員,肩上的責任更重了。”就是這樣一個皮膚黝黑、個子不高的男人,一步一個腳印,在長江堤岸邊走了一遍又一遍。

      一年巡堤走壞三十雙膠靴

      截至目前,海門的防汛情況總體良好,但巡防工作一刻都不能停。“常規巡查的話每星期兩次,現在是汛期,所以我們堤防所要求每天都巡查,總共8個人的巡防隊,從張謇大道開始,分成兩組,一組往東,一組往西,保證不低于5個小時的巡查時間。”陸榮告訴我們。

      或許考慮到我們在,巡查了片刻后,陸榮很快帶大家返回堤岸上。看看滿腳的泥濘,手臂上、褲子上沾滿的泥漬,這眼前的狼狽不堪正是陸榮的日常。“一年的話,光膠靴要走壞二三十雙,還有江邊經常會有各種蚊蟲叮咬啊,這些都習慣了。”陸榮說。簡單的習慣,讓記者感受到水利人骨子里的不屈精神。

      說起工作以來最驚險的一次,陸榮介紹道:“2005年臺風‘麥莎’來襲,水位線最高時已達到了我們現在所站的位置(江堤路)。”那是他參加工作的第三年。晚上10點,陸榮跟著老隊員來到長江邊記錄情況,溢出的江水幾乎跟路面持平,稍有不慎就會一腳踏進長江里,但是在他們的身后,是百萬市民的生命財產安全,所以他和同事們堅守一線,觀察著隨時可能發生的險情,以便應對。

      除了2005年的臺風,離現時最近,印象最深的一次,是2018年的暴雨,海門的降雨量居全國首位,同樣是陸榮帶著堤防所的同事們,24小時堅守在一線,時刻記錄每一次水位變化。由于遇見過的情況多,陸榮應對起來游刃有余,用他的話來說:“我們是第一道防線,絕不能松懈。”正是有著他們的堅守,海門市民才能高枕無憂,安心睡覺。

      跟兒子講大禹治水故事

      巡查堤岸,意味著風吹日曬,意味著枯燥乏味,但陸榮絲毫沒有覺得辛苦。在他心里,或許唯一覺得愧疚的是家人。如果用一百分來形容陸榮的工作,可以毫不猶豫地打上滿分;但作為一個父親,作為一個丈夫來說,或許就只能打五十九分,甚至更低。

      提到家人,陸榮無奈地笑了笑:“家里人是支持我工作的,就是難免會擔心。”陸榮的兒子今年準備上初中,從兒子出生到現在,幾乎都是妻子在照料。談到兒子,陸榮除了虧欠還是虧欠,“幾乎沒有開過家長會,都是我老婆在照顧兒子的學習生活。”

      平時不忙的時候,陸榮會帶兒子來到自己工作的地方,來到長江邊,告訴他,他在這里做什么,為什么要這樣做,“還是希望兒子以后能像我一樣,可以做點為人民服務的事情”。水利事業雖然看起來跟絕大多數人沒有關系,實際上卻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,陸榮經常跟兒子講大禹治水的故事,并告訴他:爸爸做的工作關系到全市人民的安全。讓陸榮感到欣慰的是,兒子很理解,格外懂事。

      臨別時,望著眼前一望無際的長江,陸榮和同事們顯得格外“渺小”,但他們相信人定勝天。記者看到他們,就覺得格外心安,心里不由自主地向他們致敬!

      YY6080级理论